网站申明 - 帮助中心
城市: 全国北京天津河北山西湖北贵州辽宁吉林广西陕西海南甘肃重庆河南广东四川江西浙江上海山东安徽江苏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考试动态 > 行业动态 > 正文

这次疫情洗牌期,也为各家互联网企业提供了足够的进场机会

全国健康管理师网   时间:2020-02-21

疫情爆发之后,各地大中小学延期开学,开始线上教学,各线下培训机构也纷纷转战线上,与其把这场疫情看作是在线教育的行业风口,不如说是一场洗牌大战。

1

流量激增下的巨大的考验

1月底,教育部发布《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2月初,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又联合印发了《关于中小学延期开学期间“停课不停学”有关工作安排的通知》,对“停课不停学”工作提出明确意见,强调探索利用信息化手段实施教学。“利用网络平台,停课不停学”这一号召带来了在线教育平台的流量大增。

公开数据显示——

沪江英语:沪江CCtalk平台用户日活较年前呈10倍量级以上的增长,同时在线的师生已达数百万量级;

作业帮:免费直播课报名人数在2月15日突破2800万,仅2月2日开播当天,作业帮免费直播课的报名人数就增长了150万人;

猿辅导:2月3日免费直播课开课,创下全国500万中小学生同日在线听课的记录,而到2月6日,猿辅导免费直播课的报名人数更是超过1000万。

在线教育企业迎来史上“最大洪峰”,整个行业的流量增长均值超过10倍。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与用户激增、服务器过载宕机相对应的是有些教育机构破产和减薪的新闻。

2月6日,成立于2007年,挂牌新三板的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因现金流问题,正式宣布品牌破产。

2月13日,在线教育公司“明兮大语文” 宣布公司停止运营。其创始人王嘉树在公开信中表示,“很抱歉在这个举国艰难的时刻,明兮没能走过这个冬天。”

对于倒闭原因,他表示:“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展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上产生巨大的缺口。在最近融资中,投资方因为疫情而放弃投资,在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后,做出了结束公司运营的艰难决定。”

疫情当前,企业生存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即使是看似繁荣的在线教育行业也是希望和挑战并存。

2

跪着也要活下去,熬过去就是春天

把时间回溯到2003年,那一年非典疫情蔓延到了北京。

北京市政府在4月中旬发布决定,所有的线下培训机构一律停课,那曾是教育行业的一次重要洗牌期。

当年年初,新东方制定了扩张计划,教室租金、宣传材料、广告费用等预付款,可到了4月份却出现了大量学生退费的情况。排队退费的学生从四楼办公室一直排到楼下最难的时候,新东方还差一个礼拜,就要弹尽粮绝了。

面对严重的财务危机,俞敏洪只得到处借钱,东拼西凑了2000多万来填补现金流巨大的缺口。好在疫情过后,学生又陆续回来继续上课,俞敏洪终于把借款还清。

多年以后,俞敏洪在《鲁豫有约》上谈到这段经历,他说:我就是碰到问题就解决问题,逢河架桥,逢山开道,这就是我做新东方的态度。

经历过17年前的那次非典疫情的创业者同样深有感触,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在朋友圈里写道: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还在创业,那一年管理费都只能拿基本生活费,到年底结余后才补发工资。今年比非典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6个月的现金,最好有12个月,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跪着也要活下去,熬过去就是春天。

2月15日,乂学教育-松鼠AI的创始人栗浩洋也对外表示:“其他企业停业,旅游公司80%的成本、餐饮业买菜的成本不用花了,但是我们全国2千多家学校仍旧要全员服务,收入却跌到1折,在线学生大增但总部都是免费反而增加成本。本来够活2年的账上3.2亿现金,如果没收入只够6个月。下决心做坏人,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等下轮融资后补齐,或者换成公司股份,这样我们现金流仍旧可以不融资活两年。”

新冠病毒总会过去,人们的生活节奏也会慢慢回归到日常,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如何节约成本,维持好现金流,是面临的最大挑战。

3

互联网巨头涌入教育赛道

在线教育一直以来都算是热门的行业。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较2018年底增长3122万,占网民整体的27.20%,全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计将达2.59亿人。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5亿人。预计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可达到2727亿元,到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突破30000亿元。

根据德勤2018年年底发布的报告预计,2018年中国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人民币2.68万亿元,K12是细分市场的前三名之一,预期至2020年,民办教育的总体规模将达到3.36万亿元,至2025年,这一数字将接近5万亿元,并实现10.8%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俞敏洪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即便新东方、好未来的市场份额总和加起来也不足整个K12市场的10%。这意味着,庞大的市场还分散着无数的中小教育机构品牌。

这次疫情洗牌期,也为各家互联网企业提供了足够的进场机会。

腾讯教育、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以及阿里巴巴旗下钉钉等平台为学校和线下教育机构构建直播课堂、提供直播服务。

据钉钉官方消息,截至1月31日,广东、江苏、河南等20多个省份纷纷加入“在家上课”计划,超1万所大中小学、500万学生通过钉钉直播上课。

此外,优酷、爱奇艺、腾讯以及快手、抖音等视频平台,与多家教育企业合作推出了免费课程专区,ClassIn、EduSoho、沐坤科技等在线直播平台均免费开放技术能力。

疫情期间,线上教育机构迎来流量洪峰,互联网企业看准了线上化风口,纷纷开放了自家的在线教育课程和平台系统,来加入这次流量池大战。

吃蛋糕的人变多的同时,蛋糕也在变大,全行业加速,也是在倒逼垂直教育企业成长的过程。

版权所有:健康管理师网

Copyright © 2018-2020 (www.cgsgov.org)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23285号